• 分享
  • 收藏
  • 举报
    X
    百岁老人去世之前咬了孙子一口,3天后孙子竟...
    • 巧真 2018-11-21 10:53 10:53 weixin
    612939
    1

    长寿村里的人是以长寿著称的,可是从春节以来,长寿村就陷入了一个怪圈。村里的人每隔4天,就死一个,这些人中有老人、小孩、妇女、还有壮汉,现在整条村的人都人心惶惶,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

    今天噩耗也降临到了村里一户林姓人家,家中的奶奶年岁已经一百有余了,眼看着也要不行了!可就在家里人伤心之际,老人突然回光返照般坐起,拉过站在床头的孙子,狠狠地咬了一口。在家人惊愕之际,老人已经松开了嘴,撒手人寰!孙子起初并无异样,但3天后孩子突然昏倒在家门口....

    昏倒的孩子,名唤林昆!而当他醒来之后,却发现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无论是体制还是思维都远超同龄的孩子。一次偶然的机会,林昆更是进入国家秘密特种部队,在国内外留下赫赫威名!可是不久后,林昆就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

    ……

           长途绿皮火车悠悠的驶入了终点站——中港市,林昆穿着一身地摊货,背着个破帆布包,晃晃荡荡地从车站里出来,刚一出来就被一群人给围住。

    “兄弟,住店不!”

    “来我们店吧,经济实惠,还有特殊服务!”

    “兄弟,跟姐走吧,姐包你满意!”

    ……

    林昆回头一看,顿时一哆嗦,那位口口声声包他满意的姐至少五十多岁,长得又黑又老又丑,就是动物园里的大猩猩,也比她婀娜得多啊!

    林昆赶紧从人群里挤出来,来到了旁边专门停出租车的空地上,钻进了一辆出租车里。

    “小伙子,去哪啊!”司机师傅热情地笑道,同时眼眶里闪过一抹狡黠之色。

    这司机是常年混火车站这一片的,一眼就看出了林昆是个外来的吊丝,心里头正琢磨着待会儿故意绕几个圈子,好宰这个小子一顿,林昆把一张纸条递了过来。

    “去这里。”

    司机师傅接过纸条一看,脸顿时绿了,嘴角的笑容也是微微一颤,只见纸条上写着:天楚国际大厦,走西南路,转高架桥,全程13.2公里……

    尼玛,这公里数都标明了,还怎么宰啊!

    同时,司机师傅的心里也是暗暗诧异,这土小子去天楚国际大厦干嘛,那可是中港市首屈一指的上市公司天楚集团的驻地!路上还是忍不住地问了一嘴:“小兄弟,你是就去天楚大厦呢,还是附近的什么地方啊?”

    “就那儿。”

    “哦,你去那干嘛呀?”

    “工作。”

    “啥工作啊?”

    林昆没有马上回答,回过头看了司机一眼,心说这哥们好奇心挺强啊,不过反正自己是堂堂正正来赚钱的,也没什么怕人的,可关键是干什么工作,他自己都还不知道呢,临走时问老胡,老胡只说到地儿就知道了。

    司机又笑着说:“小兄弟,你别误会,我有个远房亲戚的表侄也在那工作,所以就顺便问问。天楚集团可是大公司,那的待遇可不低啊!”

    “嗯,待遇确实不错。”林昆笑着说:“我们领导跟我说了,包吃包住,一个月至少一万块,而且工作时间还自由,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干啥的。”

    “一个月至少一万块,而且工作时间还挺自由的……”司机师傅口中念念,回过头又打量了林昆一眼,道:“小兄弟,你是退伍军人吧?”

    “昂,你怎么知道?”

    “哈哈,这就对了。我那远房亲戚的表侄啊,也是退伍军人,他现在赚的工资跟你说的差不多,而且工作时间也挺自由的。”司机笑着道。

    “那他是干啥活儿的啊?”林昆顿时来了精神,他这一路上就琢磨着这一个月至少一万块的工作到底是干啥的,现在终于能提前知道了。

    “保安!”司机师傅铿锵有力地说出了这两个字,脸上荡漾起一阵艳羡的表情,本以为旁边这小伙子听了之后会精神一震,没想到林昆顿时蔫吧了。

    林昆在心里暗吼道:“靠,有没有搞错啊,老子大老远的过来,就是来当保安的?老子可是堂堂漠北军区狼牙兵团的兵王,兵王当保安,还不被笑掉大牙了啊!老胡……老胡我顶你个肺的!”

    见林昆蔫吧了,司机也就识相的不再搭话,心里却在奇怪,这小伙子难道对当保安很不满意么?可要知道,天楚集团的保安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当的啊,普通的保安一个月最多两三千块的死工资,天楚集团的保安一个月至少一万块的保底工资,而且每三个月还有额外的绩效考核工资,再算上其他的福利待遇,比一般企业的金领赚的都要多啊!

    再说了,能进天楚集团当保安的那都是一般人么,普通退伍的兵蛋子想都别想,最低也得是正连级的干部,而且还得通过重重的筛选考核。

    出租车停在了天楚国际大厦的门口,林昆从车上下来,眼前的大厦气势恢宏,锃明瓦亮的楼梯玻璃在阳光的照耀下金碧辉煌,这绝对是象征着中港市经济财富的地标,可看在林昆的眼里却不怎么样,他心里反复地琢磨着,自己肯定是被老胡给耍了,当了八年的兵,三年步兵,五年特种,九死一生地立下无数赫赫战功,临退伍就给三千块的退伍费,全华夏也没这个行情的啊,说是给自己介绍个工作,原来就是个保安。

    “靠!”

    林昆骂了一声,同时在心里又将老胡给问候了一遍,要不是看在这保安的工资还算优厚的份儿上,他早就调头杀回漠北了,弄它个二斤C4炸药,把老胡那栋红砖小二楼给他炸飞了!让你丫的让老子当保安!

    “先生,请问需要什么帮助么?”

    大厦门口站着的保安主动走了过来,笑着冲林昆问道,不得不说这的保安素质就是高,即便林昆一身民工吊丝的打扮,保安的眼神里也没有任何的鄙夷之色。

    “哦,我来找人。”

    “请问你找谁?”

    “等等啊……”

    林昆又把手伸进了后屁股兜,这次摸出了张皱巴巴的名片,照着上面的名字念道:“楚相国。”

    “楚,楚董!?”

    保安脸上的表情马上变得不自然起来,看向林昆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堂堂天楚集团的楚总楚相国,岂是一个土包子说见就能见的?尽管内心鄙夷,但极高的素质让他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怎么说也是在部队里当过连长的角色,自然比正常人更懂得‘人不貌相’这四个字。

    林昆又看了看名片,道:“对,就是他,这上面写着‘天楚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他在哪儿啊,你赶紧带我去见他,见完了我好开工。”

    保安一阵汗颜,堂堂天楚集团的董事长,这个在中港市乃至东三省跺一跺脚地都会跟着颤的男人,怎么从这个‘土包子’的口中说出来就跟个普通人似的,全然没有敬称,也不知道见楚董是需要提前预约的么?

    见保安不答话在那发愣,林昆蹙了蹙眉,问道:“怎么,见他有难度?”

    保安马上回过神,笑着道:“先生,是这样的,见楚董是需要提前预约的。”

    林昆烦躁的挥挥手,道:“我没预约,你就告诉他是老胡让我来找他的,他自然就出来见我了。他要是不肯见我倒也省事了,老子立马走人!”心里本来就别扭,说话的口气自然就冲了些。

    保安面露为难,道:“先生,你这让我很难办啊,我们集团是有规定的,我没有权力直接带你去见楚董,更没有权力直接去见楚董,要不这样吧,你在这稍等一下,我去向我们领导打电话请示一下,然后我们领导再向他的领导请示,然后领导的领导再请示一下楚董的秘书……”

    林昆打断道:“我靠,这么麻烦!”

    保安道:“没办法,这是规定。”

    林昆看着保安,道:“哥们,你也是当过兵的吧,咱们军人哪个不是血气方刚的硬汉子,这么墨迹的工作你做的来?算了,楚相国我不见了,这工作我是干不了,老子走了!”

    说走就走,林昆转身拦了辆出租车就坐了进去,剩保安一个人原地发愣……这神马情况,搞半天这小子是来当保安的?不对啊,当保安应该先找保安主管面试,通过了再去找人事部面试,这小子怎么直接就找楚董?

    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李丁一只好无奈摇头,就当是碰到个愣头青了。


    林昆本打算直接杀回漠北的军区驻地,给那该死的老胡点颜色瞧瞧,诓他堂堂的兵王来中港市当保安,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得出了,在去火车站的路上,他甚至已经在脑子里放演了无数遍老胡的那栋红砖小二楼被炸飞的场景,老胡珍藏的那些上等古巴雪茄在熊熊的C4炸药火焰中燃烧的噼里啪啦的,升腾起的浓烟尤如狼烟一般蹿入漠北广袤的天空……真过瘾!


    可当出租车停在火车站门口的时候,他临时又改变主意了,算来他已经有两年多没到大都市里玩耍了,中港市在全国虽然只是一个二线城市,但在东北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大城市,比起漠北周边的那些小城镇,就更不用说了。

    好不容易来大城市一回,不痛痛快快的玩耍一回,岂不是很对不起自己?再说了,那满大街的长腿美腿小丝袜,不整一个尝尝多遗憾啊!

    “师傅,我不在这下了,中港市什么地方热闹好玩,你把我送过去。”

    “好嘞。”

    司机当然乐得再多拉一段,屁颠的把林昆拉到了市中心的繁华商业区。

    下了车,林昆找了处僻静的地方给小伍打了个电话,小伍是林昆在部队时的手下,按入伍的时间比他晚退伍一年,两人除了上下级关系,还是多年过命的交情。

    林昆对着电话说:“小伍,你帮我准备二斤C4炸药,把动静闹的大一点,最好能让老胡知道。”

    小伍道:“老胡要是问我怎么说?”

    林昆道:“你就说我过两天回去要炸了他的小二楼。”

    小伍哈哈笑道:“好!”

    挂了电话,林昆嘴角狡黠地一笑,小声地嘀咕道:“老胡,老子我在这边尽情地玩耍,你就坐在你的红砖小二楼里担惊受怕吧,哈哈哈!”

    对于林昆来说,这城市里白天也没啥可玩的,商业区除了人多热闹、来往的美腿黑丝多以外,也没啥意思,他先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口饭,然后就坐在商场门前的广场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欣赏着来来往往的各色美女,就盼着太阳能快点下山,好到酒吧里痛痛快快地玩一把。

    楚相国刚开完一个重要会议回到办公室,贴身带着的手机就响了,号码显示‘老胡’,他马上笑着接听了电话,不等他开口,对方会兴师问罪的声音就传来了。

    “楚相国,你个老小子!你是不是没好好接待我派去你那的小祖宗啊!”

    楚相国一头雾水,道:“老胡,你咋骂人呢?”

    “骂的就是你!”

    老胡在电话里大吐苦水,“老楚啊,我可被你丫的害惨了,林昆那小子让人在这边准备了二斤C4炸药,说是过两天回来要炸飞我的小二楼!”

    楚相国哈哈笑道:“老胡啊,你夸张了吧,我不信他真敢炸飞你这漠北一号首长的小二楼。”

    “那是你不了解他,这混小子就没啥不敢干的,当初连国家首长的司机都敢打,更别说我这漠北一号首长的小二楼了,还不说炸就炸啊!”

    “那你就拿他没辙?”

    “没辙,彻底没辙!我发给你的资料都看了吧,全国四大军区没人制得了,这小子天生就是个鬼才,我从军将近四十年,从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兵,现在漠北这边的东突分子,只要听到他的名字都能吓尿了,越南、印度、缅甸边境的那些毒枭们,见了他直接就吓跪了。当初他打国家首长的司机的时候,首长的二号保镖就在当场,愣是没敢跟他动手。”

    楚相国神情一震,老胡发来的资料他早就看了,由于内容太过夸张,他以为是老胡跟他吹牛皮杜撰的,现在听老胡的口气,好像是真的……

    “不是你杜撰的?”

    “杜撰你妹啊!咱俩认识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跟你吹过牛逼!要不是看在当年越南反击战的时候你替我挡下一枪,我才不愿意把这小子诓去你那给你的小外孙当爹呢,本来他的退伍费是三十六万,为了能让他去你那,我愣是给说成了三千,这以后要是被他知道了,我更麻烦了!”

    最末,老胡咬牙切齿地威胁道:“楚相国,林昆那小子现在肯定还在中港市,你老小子要是不把他给我安抚住了,让他回来炸了我的小二楼,我就带领漠北军区的十万铁军杀到中港市,把你的天楚大厦给捣平了!”

    “哎,老胡,咱得讲道理吧,我还没见到那小子呢……喂,喂,老胡?”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了盲音,楚相国摇头笑了笑,“这老小子,脾气可一点都没变,整不整就把那十万铁军搬出来,哎,这是要吓唬我一辈子啊!”

    从抽屉里抽出了个档案袋拆开来看,看了一会儿后,楚相国笑着自语道:“连老胡都怵的小子,有点意思……要真那么厉害,我倒不介意真把女儿许配给你,呵呵。”

    “秦秘书,你来一下。”

    楚相国拿起桌上的座机道。秦雪马上就敲门进来,她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窄裙,脚上踩着米白色的高跟鞋,典型的一身OL的打扮,来到楚相国的办公桌前,礼貌的问道:“楚董,你有什么吩咐?”

    楚相国把一份只有林昆照片和基本信息的资料递给她,道:“你把这个交给保安主管蔡大河,让他尽快找到这个人,不,还是你亲自带人去找吧,越快越好。另外跟机场、火车站、汽运站都沟通一下,千万不能让他离开中港市。”

    “是,楚总。”

    秦雪抱着资料离开了楚相国的办公室,一边翻看着资料,一边给保安主管蔡大河打电话:“蔡主管,我是秦雪,马上给我安排一队有侦察兵经历的保安,越快越好。”

    挂了电话,秦雪站在了落地窗前,金色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霞彩万千,她身高一米七,身姿曼妙曲线玲珑,生了一张男人看过一眼便会刻骨铭心的冷艳脸庞,气质高端大气,不知道的人都会以为她是靠着脸蛋上位,大错特错,她的能力要远胜于她的外表,而且她还有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

    百凤门舞厅位于中港市夜生活最为繁华的南城区,南城区正面临海,从中港市的前两任市长开始,就大力发展以南城区为核心的海景旅游事业,整个南城区不存在任何的污染性重工企业,随处可见的是整齐的摩天大楼和高档的小区住宅,再就是几大特色的旅游场所,白天的时候这里聚满了游人,等到晚上就更加的热闹了,这里是中港市夜生活的核心区域,包括百凤门在内一共二十多家的酒吧舞厅,另外还有不计其数的KTV等娱乐场所,中港市百分之七十的酒店也都坐落在这里,其中包括十多家本土和国外的五星级大酒店,随着多年的发展下来,南城区丰富的夜生活也成了中港市旅游地标中的一个关键。

    百凤门一楼的大厅里,绚丽的舞台灯光闪烁的人眼花缭乱,高亢的DJ音响咆哮的翻山倒海,舞池里人山人海,形色不一的人群随着节奏疯狂的扭动着身体。

    林昆坐在一楼的吧台前喝着酒,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吧台后的妹子聊着,这妹子长的不赖,但脸上的妆太浓了,胸前的弧度虽然傲挺,但独具慧眼的林昆一眼就看出,除了刻意的挤压之外,她的罩罩里还垫了东西。

    出来找乐子,林昆的要求其实不高,脸蛋一般就可以,但身材一定要好,这样才能玩的出感觉,对于眼前这个妹子,跟她聊聊天还可以,要说出去酒店运动,林昆丝毫的兴趣也没有,首先是长相就不确定,天知道她卸了妆以后会不会丑死个人,再就是那弄虚作假的胸部。

    眼神频频的流连在来往的美女身上,看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对象,不是相貌身材就不达标,就是已经有男伴的了,林昆渐渐有些不耐烦了,心里头琢磨着,该不会是今天晚上自己不犯桃花。

    这时,他突然看到二楼的楼梯上下来个女的,这女的扶着楼梯把手,一路踉踉跄跄的,几次险些摔倒,后面跟着几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男人。

    正常人看这的女人,肯定以为她喝多了,但林昆一眼就看出来她是被下药了,下药的显然就是跟她身后的那几个男人,林昆虽然鲜有机会出来过夜生活,但他知道像这样下药迷女干小姑娘的下作行当,在夜场里不奇怪。

    女的一步三晃地朝这边跑过来,也不知道是想混入人群,还是想朝门口方向跑去,灯光的关系,她的长相还看不清,但身材却是相当的好。

    随着这女孩越来越近,林昆的眉毛挑了挑,他心里纠结着是不是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拔刀吧他确实不想节外生枝惹事,夜场里这种事多了去了,他总不能见一个管一个吧,老实在这坐着吧,良心上又过不去。

    不由他多想,这女孩突然向前一冲,直接扑在了他的怀里,女孩身后跟着的那几个男人,马上脸色不善的围了过来,虽然什么话也没说,但瞪着林昆的眼神已经明白地写着——小子,别特么的多管闲事啊!

    林昆坐着不动,手里端着的啤酒晃了晃没撒出来,眼神轻描淡写地在几个男人的脸上扫了扫,全然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其中一个光头走了过来,粗鲁的将女孩从林昆的怀里拽了起来,女孩费尽全力地想抓住林昆的衣襟,但中了迷药,根本抓不住,被拽起的一瞬间,女孩晶莹的大眼睛里满是泪光闪烁,眼神可怜地看着林昆:“救救我……”



    4
    赏礼
    赏钱
    收藏
    点击回复
        全部留言
    • 1
    • 金牛河 超级版主 2018-11-21 21:37 21:37
      iPhone
      1楼

      长篇小说?


    0 赏钱 赏礼回复
    更多回复
    恢复多功能编辑器
  • 3 1
  • 我行我秀
        圈内贴子223
    • 应用圈子成员26
    本圈子内的新贴

    推荐内容
    扫一扫访问手机版